頑石

【盾佩】最后一别



——超不过十秒了。

三角翼飞机的操作板被动过了手脚,现在几乎就是块普通破铁皮。如果Bucky在,也许他能运用他的小机灵让她熄火。正这么想着,与指挥室的联络终于通了,我听见话筒那一头Peggy的声音。至少在这一刻,她的语气听起来高兴极了,并且如释重负。那声音让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现在乘坐的是一班返乡的火车,和见鬼的战争说再见吧,美国大兵就快能去往心爱姑娘身边。可耳边的轰响依然存在,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鼓膜,无时不刻提醒我残酷的现实就在眼前。

“我现在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她的速度太快,并且目标是纽约,我可以把她沉入水中。纽约必须安全。”

——五秒。

“跳舞的事情可能要改天了。”

我试图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这话...

“好久不见。”
“我好想你。”




credit to in_ventus

愿所有不论生离,还是死别,相隔多少光阴,错失多少拥抱与亲吻,在岁月老去前,终能久别重逢。



credit to petiteallemande

【远大前程/陆于】燕约莺期

 @魑魅魍魎 调戏和反调戏福利出锅 查收



日光渐逝,橙红色的落日余晖将街市染成金黄。于梦竹和陆昱晟二人从南京路折进了没几个人的小弄堂,后者手里拎着沉甸甸的购物袋,隔着一个拳头距离的两个人看起来正说着笑,气氛融洽。

两人的视线总在不经意间交汇,停顿几秒后,又会由于不知道哪一方的害羞,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而迅速结束这场小心翼翼的眼神对换,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

于梦竹的双手背在身后,嘴里正含着颗糖,故而吐字含糊地问他:“你平常吃糖吗?”

“很久不吃了。”

“是不爱吃吗?”

“这话讲起来好笑,其实小时候还是挺爱吃的。梦竹看来很喜…?”

陆昱晟话还未讲完,嘴巴就被堵住了。于梦竹转过身,双手正...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和爱情重跑。
这两部也太好看太甜了吧!
完全要变成少女心恋爱脑了。

高家朗、Kenny和卢国斌。
人设个个带感。
黄宗泽、梁烈唯和黄子恒。
颜值个个在线。
不管怎么两两搭配都好吃啊!我忍不住了。

【远大前程/陆于】速写权,色拉权,恋爱权



1
大约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于梦竹又一次出现在了陆昱晟面前。这是她这个月第三次自己一个人跑来陆公馆,距离上次才一周不到。

“又来画画了?”

陆昱晟停下手里的事情,和于梦竹打一声招呼。

还记得第一次的不请自来让穿长衫的中年男人诧异了好一会儿,任他左思右想还是不得其解。而于梦竹那时候和陆昱晟才是两面之交,对于他的了解仅仅局限于他人之口。都说他陆昱晟是靠挣不干净的钱才做上现在的永鑫三把手,是一个精明狡诈的商人。

于梦竹想到这些,再看看他现在一副全然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陆先生就是这么站着招呼客人的吗?”她抬起头,朝人睁圆了亮晶晶的小鹿眼,声音中含着的笑意是不加修饰的。

陆昱晟跟着也低头笑了。

“都说...

白墙,黑瓦,弯弯的桥。

煎饺,豆浆,大饼油条。

起早,贪黑,挤不上的地铁车厢。

曾经的石库门老房,大白兔奶糖。

弄堂里传来饭香,姑娘在玩跳帮帮。


是我曾拥有的故乡。

曾经心之所动,便让它随风去罢。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

你成了落魄的曙光,他依旧从容又优雅。

©頑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