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格林德沃将门钥匙一把塞进裤子口袋里,顺便也将自己一把塞进火车里。车厢中安坐的数小时里,他得以与沉重的行李暂时告别,却挡不住打着“夏日回忆”旗号的大军全面压境。格林德沃低头,碎发落下遮住了眼睛,右边那袖口正敞开,原是袖扣丢了一只。


年少往事,可笑。


少年情思,荒唐。


他不禁苦笑,待得数十载后回首再与邓布利多相逢,竟还是只能以兵荒马乱应他整装待发的宣战。


热风里是硝烟和血的味道,黑云翻滚逐渐逼近。红头发的男孩好像是从黄昏的云霞中走出来的,依然是盛夏天里的模样。他站在山毛榉下对着盖勒特笑,又迅速把脑袋藏进咒语书后头。

评论
热度(11)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