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远大前程/陆于】燕约莺期

 @魑魅魍魎 调戏和反调戏福利出锅 查收



日光渐逝,橙红色的落日余晖将街市染成金黄。于梦竹和陆昱晟二人从南京路折进了没几个人的小弄堂,后者手里拎着沉甸甸的购物袋,隔着一个拳头距离的两个人看起来正说着笑,气氛融洽。


两人的视线总在不经意间交汇,停顿几秒后,又会由于不知道哪一方的害羞,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而迅速结束这场小心翼翼的眼神对换,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


于梦竹的双手背在身后,嘴里正含着颗糖,故而吐字含糊地问他:“你平常吃糖吗?”


“很久不吃了。”


“是不爱吃吗?”


“这话讲起来好笑,其实小时候还是挺爱吃的。梦竹看来很喜…?”


陆昱晟话还未讲完,嘴巴就被堵住了。于梦竹转过身,双手正捧起他的脸。


被害者仅是愣住了,至于作案者的面颊倒先一步红透,灵巧的舌尖仍不知羞怯地一个劲儿向内窥探,要将奶味留在他齿间。夕阳落在他们身上,影子交融到一块。


舌尖同先前总是汇聚的眼神一样,在不经意间碰上了。


这位将近桃李年岁的姑娘的仰慕者诚然不少,但恋爱次数用一个手就能数清,更别提什么过分的亲密行为。在这方面,她完全是个毫无经验的生手。


这时候于梦竹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在吻一个男人,一个本来应该与她风马牛不相及的男人,一个光看年纪完全可以做他叔叔的男人。她正与他唇齿相贴,暖意和湿气在彼此口腔间传递交换。


于梦竹心底一颤,觉得这行为也许有些过头了,慌忙想要撤退。陆昱晟拎着纸袋的手却主动扣住于梦竹的肩膀,将乱来的小姑娘一把摁进怀里,身子稍稍前倾,从容地夺回主导权,加深甜腻的亲吻。


他们分开时,于梦竹的嘴唇已经变得湿红。


“我现在可就是处于‘小时候’,当然喜欢糖。”突如其来地,于梦竹低着头开口说,倔强地要回答完之前那个没来得及回答的问题,“何况昱晟还这么甜。”


笑容铺满了陆昱晟整张脸,他没有急着接话,托着于梦竹的脑袋,轻轻地啄吻了一下她额头。下颔抵着她的太阳穴,吐息间,热气正正好好地送进她耳朵:


“原来陪于大小姐逛半天街的奖励有这么丰厚。”


“我当然不会对谁都这样。”


“我也不会对谁都这样。还有,你比糖更甜。”


“姜还是老的辣,我说不过陆先生。”


“我更喜欢你喊我昱晟。”


原先高调出击的进攻者如今只好把红透了的脸埋进陆昱晟厚实的胸膛中,服软般地小声喊了他的名字,像雪地中幼鹿轻微的啼鸣,像夏日里清风拂面而过,不留痕迹。


“我送你回家,车已经在拐角等着了。”




于梦竹踢掉拖鞋蹦到床上,闭着眼睛翻滚了好几下。


她感到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当一个人的无望单恋变成两个人的情投意合,喜欢这种摸不着边际的微妙情感,就终于变成一种真切的踏实感受围绕全身。四季从此失了意义,就好像冬日也会同初春般温暖,迎春花将会全年开放。


她按捺住立即拨通美慧的电话与她分享喜悦的冲动,独自回想起白天和陆昱晟的第一次约会。


他们支开了随从和保镖,从午饭之后逛到太阳落山。陆昱晟陪她买了好几条色彩鲜艳的小裙子,于梦竹替他挑了顶时下流行的帽子。


他们在对着街道的窗口买了两个甜筒,像每一对普通情侣那样,互相喂给对方吃,然后弄得满嘴冰激凌,再去互相笑话对方,在欢笑中竟不知冰激凌已经化成了液体,顺着蛋筒流淌下来。


别说陆昱晟了,就连于梦竹都感到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


她想要买不完的裙子,吃不完的冰激凌,逛不完的街,这样她就能够拥有一个没办法和她告别的陆昱晟。




“爹,我出门了!”


于杭兴从报纸后抬头,瞥了眼像只小兔子一样跑掉的自家女儿,叹了口气,并且深深地怀疑她大抵肯定是谈恋爱了。


“谁能有这样的本事啊,我真是佩服。”



FIN

评论(12)
热度(47)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