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准N】春色撩人(一)


01

 


“他们在一起了。”


坐在餐桌前的顾里一副滴粉搓酥的模样,语气镇定,仿佛刚才从她嘴里冒出来的,不是她那两个不省心的弟弟的名字,仅仅只是财务报表里的一串数字。她抬起头,就看见三个人正觑着自己,女孩们的眼里流转过无比相似的光彩。


“你确定吗?”


“我就说他们是一对吧!林萧你那时候还不信。我可早就觉得他们之间能擦出爱的火花了!”躺在高档沙发上的唐宛如摆出妖娆的姿势,对着正要出门的林萧抛出骄傲的媚眼。


“顾里,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眼见为实。”她放下手中捧着的热腾腾的现磨咖啡,朝林萧笑了一笑。

 


两星期前。


春天降临上海的脚步总是格外缓慢。白天,冰雪在阳光下开始慢慢融化;夜晚,气温又骤降至零下。昨晚,人们的眼中还只有鹅毛大雪从铅灰色的天空中落下来;今晨,阳光却又突如其来地普照大地。顾准拉开窗帘,甚至看得见隔年的老草和刚出土的嫩芽将大地铺成一片葱绿,好像听得见孩子们踏过柔软的草地追逐蝴蝶时,发出的开怀笑声。


他推开卧室的门,缩在被子里的Neil仍陷入在蜜糖般甜腻的梦境中。他睡觉的时候很乖,几乎没有逾矩的动作,不知是刻意而为,还是紧张的产物,又或是本性使然,总而言之,这让昨晚还第一次和男人同床共枕的顾准减轻了许多心理负担。


他低头看他。


Neil柔和的面部线条和阳光下纤长微翘的金色睫毛迷人极了;紧紧抿起的樱色嘴唇和泛起浅粉的白皙脸颊好看极了。


在感情几乎要忍不住理智的禁锢而汹涌决堤之前,顾准快而准地缩回了自己差点碰上Neil头发的手。他背过身,又偷偷回头看了眼Neil,最终狼狈地逃离了酒店。


顾准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的性取向问题,但是自这天起,他从内心深处,开始动摇了。

 


落在地上的手机发出声响,吵醒了那只还缩在被子里的大型犬。


Neil睁开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乳白色天花板。他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和自己变得乱糟糟的头发。掀开被子正要下床,余光就瞥见自己旁边的位置上,仍有着稍稍向下凹陷的痕迹。


顾准昨晚和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了?


……


顾准昨晚和自己睡在同一张床上了!


后知后觉意识到这点的大型犬完全耐不住内心的兴奋,并且彻底忘记了自己因宿醉而导致的不适,差点就要拿起手机拨通自家姐姐的电话,告诉她这个喜讯了。然而当他真的打开手机,他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还是先自己高兴一段时间吧。”他沾沾自喜地自言自语。


 

好一段时间的喜悦过后,Neil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被强烈的恶心和眩晕充斥是多么难受。醉酒的感觉真的不太好,即使是对酒量惊人且夜生活丰富的Neil来说也是如此。


他摇摇晃晃地从卧房走到卫生间,再离开卫生间来到餐桌旁,在视线移到此刻桌上唯一的东西——一杯酸奶——上时,Neil眼前的视野终于不再模糊不清了。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Neil立即拿起这杯盛满乳白色液体的玻璃杯,将其往自己喉咙里倒。


知道对Neil来说,最有效的醒酒武器是酸奶的,这世上都不会有几个人,而他也完全可以断定,就连与自己分享过校园时光的时代姐妹花都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他是嚣张的,他是高调的,他是人们眼中的焦点,他是个连上帝都喜爱的幸运宠儿,但同时他也是孤独的,他也是害怕伤害的,他没有安全感,以至于在保护个人隐私这回事上做得格外优秀,每每狂欢之夜,旁人都只能看见他在灯红酒绿的场景中闪闪发光、璀璨夺目的一面,却未曾有人真正走进过陷入黑暗后脆弱不堪、遍体鳞伤的他的世界。


所以,仅仅只有几面之逢的顾准,他为什么会了解自己,了解得这样清楚?


看着玻璃窗户外面一片生机盎然的初春景色,捧着冰冷玻璃杯子的Neil似乎感觉到有一阵温热的气息再一次扑面而来,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汹涌澎湃。



TBC

评论(5)
热度(114)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