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准N】春色撩人(二)


02


 

人们总会在自己在生活的每分每秒,用下意识的一言一行来间接地透露出藏在自己心中想要隐藏的秘密。


但Neil是个特例。


暂且不谈论他自身存在的问题,客观来说,他活到现在这个年纪,不论是在国内还是海外,碰到一个愿意浪费时间与精力在注意他的这些无聊又杂碎的小事上的,也的确实在是少之又少。Neil早就忘记该如何向陌生人袒露自己的心声了。


直到他二十七岁那年的个冬天的夜晚,一个自称是顾里弟弟的男人敲开了顾宅的大门。也是自从那晚起,Neil每隔一两天,就能在顾里家的客厅里看见这个如年轻的死神般英俊而邪气的男人。一种莫名的情愫在Neil心中油然而生,对于这个神秘出现的家伙,他既对他每次的到来感到欣喜,却又言不由衷地在心底觉得抗拒。

 


一个多月前。


“你总是来找我姐姐,到底有什么目的?”


“都说几遍了,”面色阴郁的男人顿了顿,万般无奈地开口,“她也是我姐姐。”


坐在旁边的Neil面露难看,就像是个口袋里揣了颗多年没舍得吃的蜜糖,结果却被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一个强盗给偷走了而赌气的小孩。


“顾准,你又在欺负Neil了是吧。他再怎么说也算是你名义上的弟弟。要是再让老娘看到你惹他,”尖酸刻薄的语气伴随着由远及近的高跟鞋声音响起,她捧着咖啡坐到Neil的身边,一把搂过这只混血的金发小崽子,对着面前的顾准笑得一脸灿烂,怪异的语气让人听起来觉得毛骨悚然,“有你好看噢。”


因此,顾里对没过几天后关系就突然融洽得好似亲兄弟一样的两人感到非常意外与惊喜。每每趁着那两人不在,就总会将自己作为一个好姐姐,是如何规劝两个不省心的弟弟,从而促进家庭和谐、气氛温馨的优良事迹传播给她的同僚们。那骄傲的模样就活像是一只高高站在谷堆上,发表着我要世界和平的演讲的农场圈养乌骨鸡。


林萧表示,都这么些年过去了,我还真不知道顾里她的自信心到底是打哪儿来的。


而在顾里强行给所有人打下疫苗的一天后,这株疫苗就迅速派上了用场。


那天下午三点多,就连一向大惊小怪的林萧都变得像个安静的处子。唯独唐宛如的一声尖叫打破了顾里那日用心良苦营造出来的五好家庭的温馨氛围。


“林林林林林林林林萧!你快看那边!”唐宛如一只手捂在胸前,另一只手兴奋难耐地拽住林萧的胳膊,并且用力地在空中挥舞着。


林萧僵硬地扭转过脖子,看向唐宛如时候的眼神像极了顾里与Neil针锋相对时的表情。唐宛如吓了一跳,立即松开她。没过多久又再次不怀好意地缓缓靠近林萧。


“我猜他们会是一对绝配,”唐宛如做作地笑着,“仅次于那对顾氏夫妇。”


循着唐宛如的视线看过去,偌大的厨房里闪耀着暖黄色的绝美光芒,站在这光芒正中央的是比天上神祇还有气宇轩昂、面容俊秀的两个男人。他们的肩膀靠着肩膀,低头认真地洗着蔬菜和水果,不时凑近彼此在对方的耳边耳语几句。


“Neil这小崽子还会下厨啊,真看不出来。”


今天的林萧却完全找错了重点。


“你不会真是被顾里姐姐成功洗脑了吧!我带你去隔壁医院治治。”


灯光和阴影的交错映衬下,年轻而俊美的男人站在一起。这一刻他们不是走在时间前头的领头人,他们只是裹着简单的休闲服做着最简单的小事的今年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烤箱里透出来的火色光芒照着顾准线条分明的英俊面孔,他转过头,漆黑的眼睛深深地望着Neil,像一潭辽阔无边的黑色海洋。


“这种程度……算是烤好了吗?”


Neil差点被这个语气显得格外“愚昧无知”的大男人弄得哭笑不得。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穿破厚厚地积淀了多日的灰色云层落到白雪上。


林萧出门时候脸上甜蜜的表情明眼人一眼就能明白,接着便是一袭长裙的南湘抱着个画夹走了,顾里则是一如既往的永远嫌时间不够的样子,一手夹着文件顺便拿着手机打电话,另一只手拿着双细高跟的黑色皮鞋边走边穿,从还未合上的门的缝隙中可以看见等在门口的顾准的黑色奔驰轿车。


Neil一边刷牙,一边走下楼梯,准备用客厅里五十五寸的新电视机来看中国人拍的狗血偶像剧。而突如其来的钥匙转进孔洞的声音着实把Neil吓了一大跳。


“这个时间段可是主妇剧场。”穿着黑色毛呢长风衣的顾准探进来半个脑袋,嘲讽的口吻像极了顾里。


“昨天晚上的游戏你输了。”Neil倏地站起身,不甘示弱地搬出昨晚的那套说辞,“我们说好的,你不准笑我,还帮我做一个星期的饭。”


这回轮到顾准因为这个炸毛的可爱小金毛而哭笑不得了。


“你真舍得让我一个大男人进厨房吗?”顾准将大衣脱下放在旁侧,驼色的毛衣勾勒出经过专业锻炼过的精瘦身材。


“说得好像你舍得让我一个大男人也陪你一起进厨房似的。”Neil翻箱倒柜地找起了遥控器,他藏在高领毛衣里的脖子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但与此同时,他也是头一次觉得自己的中文从来没有像今天说得这么好过。


“我舍得。”


Neil闻声抬起头,脸上惊愕的神情不言而喻。


‘Unbelievably you guy is my brother.’


‘Your brother in law actually.’回以的是冷酷决绝的话语。


最终Neil被顾准这样义正言辞的口气和大义凛然的眼神搞得心软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居然决定就此和他的好哥哥顾准一同踏上进入厨房的道路。


“就这一次。”他再三申明,“我就是想亲眼看看,昨天晚上你被烤箱里的盘子烫到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再次发生,仅此而已。”


“你果然还是舍不得我。”


好吧,好吧,我舍不得。心口不一的Neil自暴自弃地如是想。

 


“你帮他说话干嘛?他长得好看,你舍不得啊?”


深棕色眼孔中的光芒黯然熄灭。


——你舍不得啊?


红衬衫外的黑色马甲领子被捏出难看的皱褶。


——你舍不得啊!


脸颊映上滚烫的红色。


“少把你美国那套带回来。”


静谧而无声的日月星河,澎湃且涌动的宇宙极光,四散开来的尘埃与支离破碎的星球碎片汇聚到一起,毫不留情的扫过他精致的面孔。


胸腔中的那颗曾经热烈跳动的器官,此时此刻却骤然从炽热变成了白茫茫的冰冷。


“说到这,可不止我一个人有事瞒着你。”


灰白色的雾霭充满了Neil的眼睛。

 

昨天。



TBC

评论(3)
热度(69)
  1. AlecNights顽石 转载了此文字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