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小时代/全员HE/PWP】



       -

       一年一度的复活节之夜。

 

       壁炉里燃起温暖的火光,将房间映出暖阳般火热的颜色。桌上围成一圈的茶杯中冒出袅袅热气,裹着华服抹着妆彩的俊男美女齐聚一堂。Lucy轻轻拉开厚重的窗帘,玻璃落地窗外璀璨美丽的外滩夜景即刻映入眼帘。

 

       茶几上芝士蛋糕的香甜芬芳钻入鼻腔,穿着可爱仿佛粉色兔子般的唐宛如小鹦鹉双手拿着刀叉正计划着偷偷地来个先下手为强。一头秀丽黑色长发披在背后,一身湛蓝色镂空设计长裙婀娜迷人的南湘笑盈盈地伸手挡住了她的动作,一汪清泉从灵动的眼眸中倾泻而出。另一只手中捏着手机,未暗的屏幕上赫然写着席城的名字和短信记录。

       ——好好照顾自己,别忙坏了身体。

 

       金发碧眼的混血儿靠坐在沙发扶手上,皱着眉头,听身旁仍旧面色阴郁的年轻死神娓娓道来这些日子里他的所见所闻,最后终于还是在越来越多的专业用语出现在他的口中后,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出自己的请求:“牛头梗,你还是说英文吧,我中文没这么好。”

 

       “你们两个幺蛾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可真让我这个做姐姐的感动啊。”衣着光鲜奢侈的顾氏夫妇手挽着手从旋转楼梯慢步走下。她黑色皮鞋的细长高跟在打了蜡的实木地板奏出美妙的乐章,他稍稍偏过头深邃的眼眸深处处倒映出她的模样。

 

       姗姗来迟的周崇光肩上携着一层薄薄的白色冰霜,他的眉眼间仍旧带着小时候那样稚嫩而青春的光彩。他脱下大衣挂在一旁的架子上,甩着手中的U盘靠近人群,笑嘻嘻地炫耀着他是怎样呕心沥血写完了最新一期的专栏。

 

       本来还赖在老板身边揉肩捶腿的林小助理立即像个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女般冲周崇光跑过去,并且灵活地躲过他主动的拥抱,一把夺过他手中的U盘。

       “不错嘛,你带病工作,效率还挺高?”

       “所以你更该好好犒劳犒劳我啦!我在家里可是一边吐血,一边敲键盘的。”

 

       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的年轻男人扭过头,不去看那骇人的亲热场景。

       “我一定要在这里度过一个可怕的夜晚吗?”他面无表情地饮着威士忌,脚上的高档黑色牛津显出绅士的气息,“我宁愿在我的办公室里看彻夜的文件。”

       “那我立即为您安排司机送您回去?”黑色金属质感的紧身连衣裙勾勒出姣好身材。她放下七六年的陈酿,立即动手,像个特工似地掏出手包里的苹果手机。

 

       别墅中突然响起聒噪却异常动听的夜店金曲,唐宛如一脸娇羞地表示对不起对不起我一不小心按错了。金毛小崽子闻声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拉着顾准在天鹅绒地毯上乱蹦乱跳,一副宛如,我完全不怪你的样子;刚刚推开大门步入大厅的卫海和简溪差点被这惊吓弄得夺门而逃;而刚掏出手机的Kitty也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惹得宫洺一阵好笑。

 

       “我还是不走了,这里还挺有意思的。”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正认真低头敲号码的助理,然后主动拿起酒瓶为她也倒上满满一杯,“坐下,一起喝吧。”

 

       上海漫长而寒冷的冬天终于结束了。每一年上海的冬天都像是没有尽头,持续切割着人们苍白的皮肤,黯然失色的瞳孔和脆弱而柔软的心。混沌的颜色笼罩在人们身边,在他们的眼前蒙上一层厚厚的铅灰色阴影。岁月、生命、爱恨、恩怨、血缘、财富、热血......都在这摩天大楼间持续不断的刺骨寒风的呼啸与裁剪里,消失在了辽阔的天地中。而从今晚起,将要迎来的,将会没有冷酷与悲凉,只留存温和与柔软,笑声和明媚。盛大的狂欢掩盖初春的寒凉,所有爱所有恨都被埋藏在过去的时光。一切都将过去,然后重头开始计数。

 

       顾里举起盛满橙黄色液体的高脚玻璃杯,顶着一头乌骨鸡的羽毛惹人注目。

       “今晚我们不醉不归!明天不醒不上班!”

       “Cheers!”

 

       这就是我们日夜生活的城市,残忍却也富丽堂皇。这就是我们踏在脚下的城市,摩登同时勾心斗角。这就是我们的城市,即使再冷酷再充满艰难,只要有你们在我就不退。

       这是我们的时代,我们每一个人的时代。

 

       “宫先生,明天我真的可以不上班吗?”林萧拎着高跟鞋醉醺醺地走到同样不太清醒的上司身边,傻笑着提出毫无气势的请求。

       要是换在平时,她估计早就被宫洺派人踢到黄浦江里去了。

END


给腾讯群写的群宣,就顺便改了改发上乐乎存个档,也算是个练手,试试看能不能写出些画面感。因为准备要写春色第三章,但是感觉自己手生,写不出感觉。

评论(4)
热度(92)
  1. 纱都的咸鱼弟弟苍佑顽石 转载了此文字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