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准N】春色撩人(三)


03

 


十二天前。

 

 “Hey,Neil. It's been a long time.”她故意用娇柔做作的声音说着话,听起来就像是一颗含在嘴里,甜腻到让人想要呕吐的蜜糖,“I miss you every day, my darling.”


Neil不知道Bonnie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朋友聚会的场合上。她穿着一件别致的暗紫色绒线连身裙,腰上随意扣起的带子,使她的腰看起来更加盈盈一握。她浅棕色的头发比以前更加长了,弯在肩头。她看上去没怎么变,笑容还是灿烂而迷人的,眼睛还是明亮的。


后来,Neil才后知后觉地知道那是因为仇恨才明亮。


Bonnie是Neil大学时期的一位忠实追随者,他们曾经也有过一段甜蜜的爱情,当然这甜蜜的定义只是当时的她自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Bonnie才渐渐发现,她这位帅气男友的视线永远不会停留在她的身上,而是不时瞥到一旁盯着她的兄弟瞧。


Neil总会见缝插针地问起她的兄弟,这让年轻又心气的二十岁少女变得不耐烦起来。


“你难道喜欢我哥吗?喜欢就去追他啊!你现在他妈的死赖在我这里,缠着我又疏远我,这都只是为了耍耍我,然后好博得那个死家伙的一次注意吗?”随口而言的气话。


然后甩在Neil脸颊上的手,击打出了纽约大学清晨的第一曲乐章。


如今的她也是毫不畏惧、毫不留情地盯着Neil的眼睛,就和当年在教学楼后,看见Neil把他的兄长压在墙上,亲吻他的嘴角的时候一模一样,然后她慢慢地将视线挪到正与Neil勾肩搭背聊得正欢的男同事身上。


“看来不止是你喜欢人家,人家好像更加喜欢你呢。”


她的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把她着重强调的几个字听进了心里。


只有Neil听到的版本与他们不一样。


——人家好像更喜欢你呢。


眼色骤变。


身旁的男同事骤然缩回了搭在Neil肩膀上的手,转过,去和另一边的朋友说话,还顺带用鄙夷的眼神瞥了眼Neil。


说这帮人是Neil的朋友这样的称呼有些太过亲昵,左不过是些认识的工作伙伴罢了。而更加显而易见的是,他们从未曾被透露过Neil的性取向,只知道每次去酒吧和夜店的时候,他总是最受同性欢迎的。


“我只是来赴一个朋友的约,没想到还能有这等荣幸遇见你,这也是缘分。”


Bonnie绕了一圈。最后走到Neil身边,俯下身靠近他的耳朵


“不论在哪里,你的男人缘都是那么好。”


骄傲的小公主说完话,就像是个完成任务的小精灵一样踮着脚离开了,悉悉索索的嘘声与怀疑此起彼伏得更加厉害。Neil最终还是受不了了,他推开椅子站起身,喝了一口面前的柠檬水,硬是对着众人绽开一个迷人的微笑。


“没错,我是喜欢男人。”


突如其来的坦白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吵吵闹闹的这一桌人立即变得安静极了。Neil就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昂着头离开了座位,一副你们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然而转过身之后的场景却让Neil一下子收回了刚才的表情,他瞪圆了眼睛,嘴巴微微张开,愣是没说出来一句话。


与Bonnie面对面坐在一起的人,分明就是那个和自己同床共枕过一个晚上,还一声不响地失去联系,莫名其妙躲了自己两天的黑发恶魔


——顾准。


他也正巧抬起头,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自己惨淡的面色。


Neil一句话也没有说,一双长腿迈着大步,直往厕所的方向走。


“不好意思,小姐,我去一下洗手间。”像是察觉到了空气中悲伤的元素,顾准在Neil走开的几秒后也立即起身,用纸巾擦了一下手便离开了座位。

 


“Neil。”


顾准在外滩五号这家高级西餐厅的洗手间里叫住了Neil。金发的混血男孩低着头,从顾准身旁擦肩而过,他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简直和窗外阴云密布的鬼天气有的一拼。


两个人,两双脚。


以及相顾无言的沉默,搭配在一起便是最泼大粪撒狗血的偶像剧戏码。


唯独只有地点选的不是特别好。


“你……”试图打破静谧。


Neil的手插在灰色紧身贴图西裤的口袋里,暖黄色的光晕将他的眉眼照得闪闪发亮,并在他深深的眼窝里投下一片恰到好处的暗色阴影。闻声,他抬起头看向顾准担忧的脸,勉强在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回应他的关心。


“I'm fine.”


顾准知道这不是实话。


“你不用管我。”

 


正轻轻往地面泼洒雨点的铅灰色的天空一点也不像是快要入春了的样子,Neil的棕色瞳仁中映出已经熄了灯的东方明珠的轮廓。其他人都成群结队热热闹闹地离开了,唯独留他一个人坐在露台区的位置上。除了Neil面前桌子上的烛光,周围已经是几乎漆黑一片。


幸好,这样就没人能看见他的眼泪顺着脸颊的弧度,流到脖子里了。


Neil是今晚最后一个走出这栋楼的。


实际上,只是他认为。


长长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两侧墙壁上挂着的壁灯发出鹅黄色的光。


走在前面的人踏着极其缓慢的步子走着,秋色皮鞋高贵优雅而明朗,灰色双排扣薄羊毛套装,意大利纯手工制的白衬衫,绛色条纹领带。一头浅金色的头发似乎是秋日的暖阳。


跟在后头的人看着前面人的背影沉默着,黑色牛津显出儒雅绅士的气息,黑貂皮草大氅里是同色毛呢大衣,深色衬衫,荼白色领结。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眸仿佛鸷鸟般锐利。


走后面的人在看到前面那人推门出去,立即快步追上,他丝毫不顾忌跑步过程中,雨水肆意洒落在自己昂贵的衣料上,愣是挡在他的面前为他撑开一把大伞。


Neil推开他。


“你真的不用管我。”


顾准没有回应,撑着伞,继续跟上去。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Bonnie是我工作上的伙伴,如果有机会我……”


“我在意的不是这件事。”Neil停下脚步,偏过头看着顾准。那语气,听起来俨然就像是一只受尽委屈,又找不到回家方向的迷惘小白兔。


“她都告诉我了。”


试图宽慰。


“是啊,她都告诉你了。”


他带着自嘲的语气仍低声诉说着。


这宽慰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Nei…”


“你不用继续说了,我完全可以靠自己想象出来……当你与她单独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她是怎么委婉地描述我的。”他顿了顿,“描述我在大洋彼岸与同性男人的羞耻行为。


“Hah yeah, I am a fucking homosexual.”眼中浸满悲伤与委屈,却在这句话脱口而出时,骤然转变成了“呵,其实我真的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这让顾准的心更加难受地拧在了一起。


But I don't think it is your fault.



短短十几秒的沉默中,他扪心自问了无数次,为什么对于他,即使对于这样的他,自己也没有一点点的反感或是厌恶。他平日里高调奢侈的骄傲模样,他赖在顾里身边时幼稚愚蠢的撒娇语气,他赌气时候晦涩生疏的中文口音。


顾准发觉,自己其实很喜欢那样的Neil。


于是在他再一次望向Neil,看着他被冻得通红的的鼻尖和带着红晕与水光的眼睛的时候,他几乎失控地一把拥住他的后脑勺,把他的脑袋压向自己。张开嘴,几乎是用咬的方式,吻住了金发男人那惹人犯罪的樱色嘴唇。


他无法做到眼睁睁地看着小金毛独自一人陷入悲伤的深渊。


Neil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顾准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近到几乎能看到尘灰颗粒在他睫毛上跳动。他涨红了脸,却在大脑处于一片空白的时刻,下意识地双手抱住了他,细长的手指隔着厚厚的大衣缓慢地抚摸着顾准瘦削的背脊。


他们吻的是如此用力,近乎疯狂地蹂躏着彼此的嘴唇与口腔,像是要将这些日以来所有的不快和悲伤靠如此凶狠的亲吻一并发泄出来。


这场亲热的肢体接触像是持续了几个世纪那样漫长,最终在Neil的缴械投降下中断了。


头发凌乱,领口松垮的混血小崽子吞咽着口水,抬起手刚擦掉嘴角的水渍,就被顾准用单手抓住了手腕。他看到顾准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正紧紧盯着他看。


“Me too.”


突然冒出来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


“Do you know what I said just now?”

 


“Absolutely yes.”


小金毛露出了微笑。

 


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除了微薄的凄冷灯光,就只剩下街道上落着的银白色雪。如今却又多了两行同进共退的雨地中的脚印,和两颗互相吸引而变得火热的心。


聒噪而闷烦的绵密感觉在顾准的胸腔中慢慢地油然而生,那是上海独有的春天的味道。



TBC

评论(7)
热度(77)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