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准N】春色撩人(四)


04

    


十天前。

 


天知道上海的天气居然如此诡谲无常,明明一个星期前还阳光灿烂,春风和煦得像是入了春,转眼却又骤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一夜回到解……噢不春节前。


Neil翘着二郎腿坐在单人沙发上,衣着整齐而简洁。他的双手将大大的报纸捧在眼前,掩住了整张脸。这幅架势,简直是摆足了噱头。


“看不懂就别看了,”顾里拿着个平板电脑走到一旁的Armani沙发上坐下,“还故意把你那张无知的妖媚小脸给遮着,好像以为你这样藏着掖着,你姐姐我就真看不出来了。”


Neil放下手中的报纸,脸上挂着满满的失落,眼睛盯着天鹅绒地毯出神。过了大半晌,突然抬起头看着悠闲自得的顾里,他说:“不过你怎么还不去M.E,顾大总监。一向以工作为首的你,不会……”


“今天我向宫洺请了个假,”Neil看着这个平日里总步履匆匆的白骨精此刻却突然慢条斯理地伸出修长的手指,将茶壶里的上等红茶倒进Hermes象牙瓷茶杯中的女人。


“浦东那家美甲店居然告诉我,这一连好几天的预约都已经满了,我出再高的价也没用,而即时服务就只有这个时候有空。”她倒完茶就向着Neil的方向抬起左手,右手食指指着“十”的位置,“我人生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不良商家。”


她的话语中充满怨念、愤怒、不屑与蔑视,即使她精致打扮过的脸上仍旧没有惊起一点波澜,抹着蜜色唇彩的小嘴云淡风轻地抿了一口杯里的红茶。


“真的气不过的话,尽管去起诉他们。”Neil的身体前倾,将手肘抵在大腿上,他看着她,满眼真诚,值得信任,而在顾里看来那完全是一种骄傲的,仿佛在沾沾自喜地说“着看吧,养崽千日,用崽一时”的模样,“放心吧,姐姐。别忘了这栋别墅里,有人很懂法律。”


顾里瞥了Neil一眼,意味深长,仿佛一只运筹帷幄的老妖精。


这崽子不错,老娘没白养。


以至于刚下楼的唐宛如觉得今天别墅里的气氛,有点诡异的可怕。


最终,顾里还是耐不住自己对那家店美甲师的喜爱,踩着一双黑色Gucci小靴子,意气风发地像个女战士一样离开了别墅。并告诉Neil,她晚饭也不回来了,让他看好唐宛如,别让她像个脑子进水的疯子一样在家里惹事。


就连最老实憨厚的卫海都知道这个道理,细皮嫩肉的Neil怎么可能看得好强壮勇猛的唐宛如,能别陪她一起惹事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林萧停止以上设想,偏过头将视线挪到南湘身上。


“今天天气真不错,真想留下来,和Neil一起度过这个美好的星期二。”


“宫先生还在公司等着我们,你别胡思乱想了。”


正躺在家里沙发上看电视的卫海打了个喷嚏,他自得其乐地认为大概是南湘想到他了。

 


所以当顾准提着从恒隆广场五楼的高档粤菜餐厅买来的餐点,开门进入顾家别墅的时候,他有些后悔,自己今天午餐居然没有在恒隆就地解决。


“顾准,你怎么来了?”Neil听到玄关那边的动静,立即站起身,望向顾准,“我差点就打算和唐……”


“诶——顾——准!”唐宛如像一个十七八岁的青春期少女见到挚爱偶像般向顾准扑过去,好吧,准确地说,是向他手中提着的装满美食的纸袋扑过去,然后热情地帮他解放双手,“Neil刚才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吃这家店的诶!我超级喜欢这家店的诶!”


“冰箱里还有几条长江刀鱼,趁顾里不在,我们姐妹仨今天就一起解决了它!”


她像个一米九的粗犷男人一样,二话不说,拎着六七个纸袋高兴地直奔厨房,口中自言自语,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Neil这才找到能和顾准正常说话的空子。


“你不用上班的吗?”他脱下深蓝色LV抽烟天鹅绒西装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子上,眼神淡淡地扫过Neil,深黑色的眼眸深邃得令Neil有些难以捉摸。


“我刚回上海,”他追上迈开步子往餐厅走的顾准,“等下次再回来这里的时候,我就能真正拿到正式执照了。”


“原来你还没毕业啊,小金毛。”顾准的嘴角不动声色地稍稍勾起了些,然后亲昵地揉了一把他的一头金发。


“我就算没毕业,也至少是一个留洋归来的super kid,”他稍稍抬起些头,用着一种养尊处优小少爷的眼色瞅了顾准一眼,“不像你,到处风流逍遥。正事不干,每天不是去恒隆买至少件四位数以上的高档毛衣,就是约个漂亮姑娘到五星级餐厅共度良宵。”


“其实吧,只要我去恒隆,一般都是满载而归。”顾准笑了起来。


Neil感受到了深深的嘲讽。


于是他二话不说,非常用力地踩了一脚顾准还没来得及脱下的Berluti高档私人定制蛇皮皮鞋。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唐宛如亲自下厨所烹饪出的料理还挺不错的。和她相比,面对面坐在长长的餐桌两边,戴着黑框眼镜,正在翻看手机的顾准,和低着头正在认真把玩刀叉的Neil,简直就是两只缩在窝巢里嗷嗷待哺的小雏鸟。



唐宛如捧着盘干煎江刀从厨房里出来了,顾准立即配合地放下手机,朝着唐宛如的方向,模仿着Neil的样子,一起鼓掌,以示鼓励与感谢。还没等唐宛如说完话,Neil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接起电话,步履匆忙地走到客厅对面的落地窗外面。


“那……我们先吃吧?”唐宛如脱下粉红色的小兔子围裙,大方地坐到了主座上。


“好。”顾准心不在焉地铺起了餐布。


唐宛如拿起刀叉,兴致勃勃地分别夹了两条鱼到了自己和Neil面前的盘子里。正打算给顾准也夹一条,却在偏过头时只看见那人正望着Neil的背影走神。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算了,还是我自己先吃吧。”


顾准其实听到唐宛如的话了,于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尴尬地转回过视线,开始夹餐盘里的菜。


“……咳咳,咳咳。”几秒钟的狼吞虎咽后,顾准听见了身旁这个女人比她的吃相更可怕的咳嗽声。在递过去一杯水的同时,顾准投去了关切的目光。


“这玩意儿的刺可真多!”


顾准该庆幸唐宛如在喝下大半杯白开水后,能正常开口说话了,至少他不必因为这事,而浪费一下午的时间,陪她去医院排队挂号看病。


“我去一下厕所,准准你不要太想我!”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那只大型金毛犬。


前些日子,和顾里她们几个女孩子一起吃日本料理的时候,Neil对着多刺的烤鳗鱼无从下手,到最后还是满脸纠结地喊来了服务生,像个幼稚园小孩一样要求帮忙剔除鱼刺。


和唐宛如比起来,他的生活技能估计更加趋向低数吧!尤其是在处理鱼刺这件事上。


顾准深信自己的记忆力无误,于是他把椅子向后推了些,站起身,伸长手臂,将他的盘子拿到自己面前来。在顾准过去一个人生活的数年里,他学会了很多独自生活的基本技能。


顾准拿刀从中间把鱼剖开,几个动作后,便熟练地把刺全部剔除了出来。


“我可不是整日风流,只会约女孩的男人。”刚放下刀,顾准就听见Neil趿着拖鞋往餐桌这边走过来的声音,于是抬头看向他,面露笑意。


Neil蹙起的眉头在看见他的笑容后立即舒展了开来,他将手机放在餐桌尽头,然后右手扶着一个个椅子的靠背走向顾准。


“唐宛如呢?”


顾准用眼神瞟了眼一楼的厕所方向,然后左右手握住餐具,切下早已被剔除鱼刺的鱼身中部嫩肉,然后用叉子伸到Neil的嘴边。Neil为了顺应着他的手势,拉开椅子坐在他的旁边。


“味道怎么样?”


这语气,就好像这鱼是他顾准自己下厨烧的。


“Awesome!”


金发小混血舔了舔下唇,朝着面前的人露出肯定的笑容。


“你们你们!你们倒好,幸福又快乐地享用姐姐我煎的鱼!居然都没有人给姐姐剔鱼刺!”唐宛如甩着湿漉漉的双手,怒气冲冲地从卫生间出来。


Neil毫不示软,格外硬气地,用一种骄傲的小婊子眼神回应唐宛如的愠怒,俨然一副“怎么着,小爷我他妈就是有人帮我剔鱼刺”的模样。


唐宛如佯装生气,跑到Neil后面,抱着他的椅子靠背往客厅拖。而Neil也极其配合地抬起脚,盘在椅子上,方便身后这个粗壮的女人拉动椅子。


餐厅里留下顾准一个人无语地站起身,放下刀叉后,随着仿佛天生田径运动员出身的唐宛如的脚步,慢悠悠地走去客厅。


只是好奇心作祟而已,否则我才不会去跟着他们俩。顾准这样在心里辩解着,自己只是对这俩人的战况很关心,没错,关系的对象绝对不只是那个金发小崽子。


但是当他看到Neil被唐宛如压在沙发上,用沙发靠垫打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了,也抄起一旁的垫子挡在两人中间,加入了这场战役。


不过顾准对外宣称,我只是从来没玩过这种游戏,觉得好奇而已。

 


于是在第四个人进入顾家别墅的时候,他只能看见乱糟糟的客厅里三个衣冠不整的人不明缘由地扭打在一起,手中靠垫的垫套都快被打得松开来。


“你们三个……”推开门,扫视了大厅一圈的顾源把视线停留在了沙发上正在打闹的三个人,暧昧的气息充斥着他的眼眶,但仍处变不惊地问道,“是趁着家里没人,在这偷偷上演‘三角罗曼动作大戏’吗?”


Neil立即收回环住顾准腰侧的左手。顾准放下高举在头顶,正准备做出投掷动作的双手。唐宛如停止动作,缓缓蹲下身,试图挽救自己刚才光脚站在Armani沙发上的糙汉子形象。


“……”


“我真不是顾里特意派来监视你们的。”顾源边脱鞋,边匆匆忙忙解释了一句,完事后就迈开大步沿着旋转楼梯跑上二楼的书房,过了半晌才拿着份文件和一个闪存盘,再次进入了客厅三人组的视线,“我就是来拿文件,昨天忘在这儿的。然后顺手给顾里拿个盘。”


他朝着三人笑了笑,然后挥挥手与他们告别,利索地离开了别墅。



从他踏进顾家大宅的大门到关上门离开,总共用时不超过两分钟。



“这顾源简直是美利坚特工出身,效率这么高。”唐宛如以一种极其少女的姿势收敛地坐在沙发上,并且用着一种极其花痴的语气慨叹,尽管慨叹对象是与她在校园早就相识多年,彼此稔熟无比的好友,“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男朋友。”


Neil凑近比他高半个头的顾准的耳畔,细声低语。


“我也想要一个男朋友。”


他一张一合的嘴里吐露出撩人的热气,惹得一向为人冷淡沉稳的顾准耳根蔓起一片炽热与通红。


“你这样的就好。”


TBC

评论(4)
热度(119)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