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楼诚深夜60分】疤痕

关键词:童年阴影

主页君: @楼诚深夜60分 

 

 

 

明诚在一个生活艰辛的家庭长大,而这艰辛倒不是指家境太过穷困潦倒,却是养母对他的暴虐简直难以想象。

 

直到那年,明家的公子和千金破门而入,从此带他远离了这可怕的混沌之地。

 

“和你一样大的孩子,都已经开始做零工为家里挣钱了。你怎么就只知道看这种破书?看了能有什么用?”桂姨站在男孩面前,遮住了烛火摇曳的光芒。她大大的身影罩住小小的人,桂姨手中紧紧捏着的书,此刻被她决然扔弃,重重地砸在少年右边肩膀上。

 

疼。

 

也不知是经年的习惯还是故意的折磨,桂姨老爱打他的右肩。

 

比昨夜更疼。

 

“怎会没用?”木板门后传来明亮的男声,听得出,还是个刚成年小伙子的声音,清朗的嗓音中携着几抹正义凛然的沉稳,“我看就很有用。”

 

他穿着藏青色的长衫,面容清秀,一看便是个读书人的模样,却不是只会死读书的那种。

 

“明楼。”面对他时,语气立马变得温和。

 

他向捂着肩膀的男孩友好地伸出手,期待着他的回应。

 

“这位是明家的长姐,明镜。”

 

随布鞋跨出门槛,步伐声渐行渐远,他再也不必担惊受怕桂姨每日没缘由的责骂与鞭打,再也不必点着蜡烛在角落里偷偷摸摸看书时还得提防着,怕被桂姨发现了。

 

他终于自由了。

 

 


“别人的童年都长达十余载,而我只有短短八年不到。”

 

这是明楼脑海中——出自明诚之口的——记忆最为深刻的一句句子,时间与地点分别是在明诚十八岁那年和成人礼现场。

 

周围灯红酒绿,靓妆粉饰的年轻人们凑在一起谈天。辈分稍长一些的要么是夹杂在其中,要么便是自成一家,攀谈几句家常或公事。

 

“阿诚,十八岁快乐。”

 

西装革履的男人举起盛满香槟的玻璃杯朝弟弟递去。那位弟弟此刻正两手空空,眼神游离四散,直到远远望见明楼过来,才找回了自己飘飘然的心绪。

 

“大哥,你来了。”

 

伸手接过,举杯轻抿,举手投足间再看不出当年那个落魄男孩的影子。

 

 “如果可以提前预约的话,毕业后,你就跟着我吧。”

 

“大哥你这话说的,我有哪天离开过你的身边?”喝了一口的酒杯被放回一旁的圆形木桌上,语气随意而放肆。

 

“你个小兔崽子,敢批驳我的话了。”明楼满脸堆满笑容,“果然是十八岁的人了。”

 

“我一直想和你说一声谢谢,今天终于有了大好机会。”突如其来地打断。明诚的声音穿越一切嘈杂直钻进明楼的耳朵。

 

“我要谢谢你,让我拥有了我的人生。”明诚抬起头,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别人的童年都长达十余载,而我只有短短八年不到。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一点不为此感到遗憾。”

 

温热的身躯主动拥上来,长长的臂弯环住明楼的腰背。明诚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毛茸茸的脑袋蹭得明楼脖一阵颈酥痒。

 

一块疤痕。

 

明楼看见明诚右侧脖颈往下,大约一根小指长度的地方,有一块浅粉色的疤。

 

这是明楼第一次看见它。

 

“大哥。”低沉好听的嗓音环绕着明楼,直触鼓膜,“我……”

 

话还未说,两人便各自被女孩的邀请和缠身的公务支开了去。

 


数载过去,同样私下纯真的明诚,同样肃穆沉稳的明楼,不同样的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落在前者的眉头。本是无心的一次冲动,却引来了当事人极大的不满。

 

“大... 大哥。”从梦中惊醒的明诚楞楞地看着明楼,他的脸颊和耳根成了火烧云的颜色,语气中带着少许的吃惊与嗔怒,“这是在干什么?”

 

明诚立即坐起身,拉扯着自己因小憩而不整的衣领,迅速而巧妙地刚好遮住了那块令人好奇的痕迹的位置。

 

同样的地方,仍旧在。

 

“这里既没有别人,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明楼随手端起桌边的一杯冷茶,义正言辞道,“你怕什么?”

 

“怕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明诚站起身,走到还没动嘴喝茶的明楼身边,一把夺过他手中捧着的瓷杯。

 

“昨夜的茶早凉了,我再去给您泡一杯。”

 


多年来,明诚从不提自己过去的事,不提桂姨和鞭打,不提痛苦和眼泪,但是明楼深深地明白,那碰不起的伤疤仍旧存在。它们根深蒂固地埋藏在明诚心底,盘踞于那片鲜少被人念及的阴影。

 

“我的童年很快乐,”明诚笑起来的模样好看极了,早已褪下年少稚嫩,仿佛扬起绝世风华。

 

他总是这样云淡风轻地为自己辩白。

 

明楼一点不信。

 

于是,继而他又补充道:“我的童年是十岁那年才开始的。”

 

的确,十岁前的明诚的眼前是灰暗一片的,只有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才能偷偷点起蜡烛,借着一丝光亮宽慰自己,而现在,他不必不再点蜡烛,也能时时刻刻沐浴在阳光下了。

 

“毕竟遇见你,我的命里就不再存有黑暗了。”

 

茶树的心思从茶树的芬芳中泄露出来,全部流淌在晨间的清风中。阿诚不曾启齿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自他那双从来难以人看透的深邃眸子中弥漫开来,全部散落进明楼温柔的眼底。

 

第一碗热腾腾的面递上桌,第一张干净雪白的纸推到他眼前,第一次拆开奢侈精致的包装看见里面躺着的昂贵的钢笔。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地学习,第一次可以拥有看不完的书,第一次可以在黑夜中找寻到回家的路。

 

不要浪费时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因为明诚早已把每天当作人生的新一天,享受所有的第一次。其实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不记得自己那块伤疤了,只有明楼还在惦念难忘。

 

“那么这样说来,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些适当的报答?”明楼从成堆的文案中抬起头。

 

“那是自然,我十八岁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

 

当然现在也不晚。

 

明诚指了指明楼腕上的表。

 

“但现在还是工作时间。”


FIN

评论
热度(45)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