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盾佩】最后一别



——超不过十秒了。


三角翼飞机的操作板被动过了手脚,现在几乎就是块普通破铁皮。如果Bucky在,也许他能运用他的小机灵让她熄火。正这么想着,与指挥室的联络终于通了,我听见话筒那一头Peggy的声音。至少在这一刻,她的语气听起来高兴极了,并且如释重负。那声音让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现在乘坐的是一班返乡的火车,和见鬼的战争说再见吧,美国大兵就快能去往心爱姑娘身边。可耳边的轰响依然存在,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鼓膜,无时不刻提醒我残酷的现实就在眼前。


“我现在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她的速度太快,并且目标是纽约,我可以把她沉入水中。纽约必须安全。”


——五秒。


“跳舞的事情可能要改天了。”


我试图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这话,就好像横置在我们面前的不是生与死,不是离开和道别,不是以自我牺牲换取范围和平,不是这辈子可能再也不见。不过是因为明天纽约会有场暴雨,我担心你的皮鞋和裙子会在路上遭殃;也许是因为突然的一场重感冒,我可不愿意和心爱的姑娘跳第一支舞的时候,是病怏怏的模样。


这对我们不是什么大事,Peggy,这没什么。Steve Rogers向你保证,他这回真得迟到了,得迟到很久,但他总会来的,总有那么一天,他永不会对你缺席。


飞机的速度虽然无法减小,但是所幸还能够勉强地将航向改变。我将她的照片放在显示面板上,希望直到最后一刻,眼前能是她的笑脸。用力扳下控制杆,像是扳动了整个世界。很快,她朝着新的目标地点前进。


——离坠落还有两秒,大概。


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甚至感觉到有温暖的东西在脸颊流过。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很多画面,那让我想起很多人。并且很多事像影片那样一帧一帧闪动着播放。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从跳上这架飞机前,从在汽车上吻你以后,从穿上美国队长的制服时,从破格进入了军队起,我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我们不得不要经受战争的摧残,更少的牺牲总是好的。所以拿我的一条命去换,无足轻重。


“Peggy,这是我的选择。”


我对得起任何人,对得起你,更对得起我自己,只是对不起我们。


——我感到这是最后一秒了。


太多话甚至来不及说出口。但我绝不后悔此刻做下的决定,死亡算什么呢?九头蛇不灭,我是不会停下来的。这是必须由我来结束的最后一件事,我得负责到底。


冰冷的海水灌进身体,视野被黑暗深渊遮蔽了光线,信号被骤然切断,我知道,我终于失去了她。是时候了,一切终归于零。

评论(1)
热度(18)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