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旭润】一夜春风吹帘动(中)

彼时,火神还不是一只经历过涅槃重生的凤凰,夜神也还未全然蜕变,彻底从鲤鱼变成一条蛟龙。他们年轻快乐,仍然可以放声大笑。



“兄长可是太想我了?”


“……把灯点起来,我想看看你。”


旭凤闻言抬手,手掌一推,立即点亮旁近一盏灯。


无尽等待终有一日。当他们目光在柔和的暖光下再次相遇,润玉发现,再多少年的独自咬牙坚持也变得不值一提。


他抬起头,迎上旭凤疲惫却炽热的目光。一别数年,这小子长得更高了。凌乱的头发定是许久未好好打理,短短的青灰色胡茬附着在下颌,而那一双吊梢眼里蕴着的少年风光与稚嫩褪去了些,倒是多了份坚毅与沉着。


润玉有太多话想说,太多问题想要旭凤来解答,张了张嘴却被对方的食指抵住。


“供鸟雀在空中传信的通道于第三年被一股力量阻隔了,我们只好差人在陆上骑马,以避开那道障碍,花更长的时间向父帝递送前线消息。而我想与你说的那些话,以这个方式,太不安全。”


“哪些话?”


“我好爱你,兄长。”



此处检票上火车


TBC


评论(32)
热度(193)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