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旭润】一夜春风吹帘动(中)

彼时,火神还不是一只经历过涅槃重生的凤凰,夜神也还未全然蜕变,彻底从鲤鱼变成一条蛟龙。他们年轻快乐,仍然可以放声大笑。


“兄长可是太想我了?”


“……把灯点起来,我想看看你。”


旭凤闻言抬手,手掌一推,立即点亮旁近一盏灯。


无尽等待终有一日。当他们目光在柔和的暖光下再次相遇,润玉发现,再多少年的独自咬牙坚持也变得不值一提。


他抬起头,迎上旭凤疲惫却炽热的目光。一别数年,这小子长得更高了。凌乱的头发定是许久未好好打理,短短的青灰色胡茬附着在下颌,而那一双吊梢眼里蕴着的少年风光与稚嫩褪去了些,倒是多了份坚毅与沉着。


润玉有太多话想说,太多问题想要旭...

【旭润】一夜春风吹帘动(上)

彼时,火神还不是一只经历过涅槃重生的凤凰,夜神也还未全然蜕变,彻底从鲤鱼变成一条蛟龙。他们年轻快乐,仍然可以放声大笑。

 


这九重天到了夜里,穹顶依然澄明透亮,星辰如同璀璨钻石嵌于暗蓝色幕布上,闪烁着动人光芒,云雾飘渺也只不过是为其添了份朦胧之美。魇兽不知是从何处跳落布星台的,它的肚子鼓鼓胀胀,屈起腿就缩到润玉脚边,眯着眼睛准备开始打瞌睡。


子时已过,大多神仙皆在榻上就寝了,唯有白衣飘然的谦谦公子仍然醒着。因他独一人肩负看守黑夜的责任,不可有半分疏忽。润玉蹲下身,揉一揉魇兽脖颈柔顺的白毛,复又站起来,领着小家伙漫步离开布星台。


十个年头了。等天色熹微,...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