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

一九年六月,我们再见!
先读书 再写作 别着急

本来是两个人,现在只有他自己骑机车去了芬马克郡,远远就瞧见了年轻的苍穹舞蹈家拎起裙摆,向他邀舞。这让他想起你散乱在风里的头发,和每一个夕阳消融在天地尽头的傍晚,他靠在公寓的阳台扶栏边扭过头吻你,发狠地把烟味渡进你嘴巴的画面,你从来不拒绝。这时候你会忍不住笑出声,发烫的耳尖比落日明艳。他觉得那时手里喝了一半的啤酒,味道也变得一般。

评论
热度(4)

© 顽石 | Powered by LOFTER